发表于:

幽门螺旋桿菌诱发偏头痛




(吉隆坡讯)幽门螺旋桿菌(Helicobacterpylori)因能分泌尿素酶(urease)中和胃酸,是一种少数能在人体胃部存活的革兰氏阴性桿菌。幽门螺旋桿菌是消化性溃疡的已知病原之一,20%带原者会出现胃炎、打嗝、噁心、水肿、呕吐、腹部不适甚至口臭等症状。俄罗斯第四代科学家兼肠胃内科顾问苏达诺(Vagif Soultanov)医生披露,近年来有研究显示,幽门螺旋桿菌不仅会影响消化道,同时也是偏头痛的病肇之一。影响脑血管血供苏达诺医生指出,伊朗伊拉姆医科大学(Ilam University of Medical Sciences)曾于2011年,针对140名偏头痛病患进行幽门螺旋桿菌筛检,结果发现有39%呈阳性反应。“在这群幽门螺旋桿菌带原者中,76%罹患肠胃失调,其中胃酸倒流是最重要的指标。研究单位因此得出这个结论:活性幽门螺旋桿菌感染与偏头痛的加剧及严重程度有着强烈的联繫。”他相信聚集在胃壁黏液层内,并且靠近胃黏膜层部份的幽门螺旋桿菌因会释放毒素,继而刺激免疫系统诱发偏头痛。“在幽门螺旋桿菌感染期间,机体会不断製造自由基,造成脂肪物质被氧化,而这些被氧化的脂质会堆积在血液,久而久之,就会收窄血管通道,以致血流变慢,影响对脑血管的血供,继而衍发偏头痛。其实幽门螺旋桿菌不只侵袭胃,最新研究显示它还能感染肝细胞。”他说,幽门螺旋桿菌感染所造成的偏头痛,具有多样化的表现,例如週期性发作的丛发性头痛、干扰视力及窦性头痛的眼型偏头痛。认真看待新发现询及伊拉姆医科大学的受试数目仅有140人,研究成果是否具有代表性时,他以因发现幽门螺旋桿菌而荣获2005年诺贝尔医学奖的贝利马歇尔(Barry Marshall)教授的投稿经历做了个隐喻。“1983年,马歇尔把他对幽门螺旋桿菌的发现成果写成论文,首次向科学界投稿,而他的研究仅有12名受试者。不过当时科学界仅能录取56篇论文,而投稿数量多,当局只好在67篇论文中精挑细选,他的论文因此被割爱。第二年,他再投稿终被录取,这给了他不少鼓励往研究之路前进,并为他日后的诺贝尔奖打下了基石。”他因而强调,在伊拉姆医科大学研究中,不能只看受试人数,而是要认真看待新发现或新发致病机制,如果在没有深入探讨前,就拒绝接受研究成果,以致病患继续受到偏头痛的折腾,这可不是真正的科学精神。“大家为何不放开胸怀看待此研究成果?其实除了伊拉姆医科大学的这份报告,还有许多与幽门螺旋桿菌及偏头痛相关的研究,都远远超过140人,民众不必多加顾虑。”滥用抗生素影响根治率肠胃内科医生苏达诺提及,虽然医学界以抗生素来攻克幽门螺旋桿菌,但是此菌非常聪明,40年来面对这个一成不变的武器,它已学会“变身”。在日本,幽门螺旋桿菌对青霉素类抗生素(Amoxicillin)的抗药性高达73%,尤其是那些已完成2至3次疗程的幽门螺旋桿菌带原者,情况更甚。他说,欧洲幽门螺旋桿菌研究组(EHSG)首于1996年在荷兰马斯垂克召开会议,会议汇集了幽门螺旋桿菌各大专才,以检讨及讨论所有相关的临床资料,会议结果达成了幽门螺旋桿菌感染临床管理推荐指南。有关指南包括使用青霉素类抗生素、克拉霉素类抗生素(Clarithromycin)或甲硝唑抗生素(Metronidazole)来对抗幽门螺旋桿菌。“近年来,由于全球抗生素的滥用,以致许多细菌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这连带影响抗生素对幽门螺旋桿菌的根治率。”至少联用2组抗生素他继说,民众应该清楚了解,幽门螺旋桿菌不能单凭一种抗生素就能根除,这也是为何它的治疗指南会推荐联用至少两组抗生素。“现今对抗幽门螺旋桿菌的标準抗生素治疗,依然沿自60及70年代`版本’,而且使用次数频繁。下一次试着检查您孩子的处方抗生素,我敢担保其中一项抗生素就是之前所提及的旧版本,别以为它屡试不爽,因为这个秘密武器已逐渐被细菌破解。”前兆性偏头痛患者罹患心脏病机率高苏达诺医生指出,幽门螺旋桿菌不是单一菌株,美国研究学者早在两年前已辨识出多达150种的幽门螺旋桿菌菌株。“幽门螺旋桿菌第一型CagA阳性菌株是最常见的致病类型,它会诱发胃黏膜释放更多的促发炎物质,造成系统性血管痉挛,继而导致前兆性偏头痛(migrainewith aura)。”通常,偏头痛发生率女性比男性多,可分为有前兆及无前兆。前兆是指局部神经的症状如视觉或感觉转换,引起或伴随偏头痛。他进一步解释,胃黏膜在对抗幽门螺旋桿菌所释放的毒素时,反应会很激烈,继而造成脑部的某个区域痉挛,导致前兆的发生,“值得注意的是,患有前兆性偏头痛的女性,拥有较高的心脏病罹患风险。”/良医‧报导:唐秀丽‧2013.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