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幽门螺旋桿菌饮用疫苗‧动物试验可抗流感病毒



幽门螺旋桿菌饮用疫苗‧动物试验可抗流感病毒(雪兰莪‧八打灵再也)因发现幽门螺旋桿菌而荣获2005年诺贝尔医学奖的贝利马歇尔(Barry J.Marshall)教授,近年来又有新的突破。他的研究队伍将改造后的微生物基因如流感病毒蛋白,植入良性的幽门螺旋桿菌种,以乳酸菌特性製成口服疫苗载体,一经饮用,就能在人体内产生流感病毒抗体。随着动物研究阶段的进展良好,他预计这项乳酸菌疫苗研究能在明年启动人体试验,一旦成功,日后大家就能在超级市场买到既便宜又无痛的流感疫苗。马歇尔教授接受《》越洋电访时披露,自1982年发现幽门螺旋桿菌后,虽然相关疫苗研究并无多大进展,但是却让他发现了此菌为其他疫苗“做嫁衣”的特质。他说,此菌不只可作为流感,甚至是霍乱、疟疾、爱滋病、肺结核等传染病的疫苗载体(Delivery System),经过基因重组工程,就能在体内产生相关抗体。作为疫苗载体较安全由于幽门螺旋桿菌只能存在于胃黏膜,加上能被根治,因此以它作为疫苗载体会比较安全。所谓的载体,其实犹如一辆巴士,而载体疫苗就是通过这辆巴士把其他改造后的病毒或细菌开入体内,以刺激身体产生防御功效。首次接受本地中文媒体访问的马歇尔表示,此项疫苗载体不只能“载送”微生物,而且能“载送”有益人体的基因,对某些疾病如关节炎有着很好的治疗功效。儘管幽门螺旋桿菌“百载不厌”,马歇尔目前只是集中在流感疫苗研究,有关製作是从桿菌的筛选开始着手。首先,研究人员选出不会引起任何症状的幽门螺旋桿菌,接着把流感表皮蛋白複製进桿菌,再决定如何製成乳酸菌类产品。没用针筒减少成本此疫苗的接种方式就是啜饮一小口,3天后接种者的胃部表面,会被改造后的幽门螺旋桿菌所包围,几週后免疫系统开始对植入病毒产生抗体,最终诱发免疫反应。他说,此疫苗没有使用针筒,可以节省不少成本,加上输药方式轻便,接种者无需承受打针痛楚,相信能增加公众的接种意愿。至于此项乳酸菌疫苗何时才能面市,他说:“如果一切顺利,也许需要两年的时间。”分享中国科学家研究疫苗防御75%桿菌儘管自身的幽门螺旋桿菌疫苗研究没有重大突破,但马歇尔教授却乐于和本报分享其他科学家在此方面的成就。“我有一个中国朋友,在重庆展开了5000人的幽门螺旋桿菌人体疫苗研究,据说能取得75%的防御功效。”他说,虽然这项疫苗研究是以小孩为受试对象,但是日后应该也能用在成人身上。询及幽门螺旋桿菌疫苗研发是否迫在眉睫时,他表示,虽然幽门螺旋桿菌抗药性问题不严重,而且首次用药的根治率高达95%,但是他认同疫苗研发是一个迫切性的问题。他解释,幽门螺旋桿菌感染在发展中国家还是非常普遍,这和食水不乾净有关,感染者以孩童居多,若有了疫苗,就能改写这个局面。成功治癒胃肠溃疡相信未来慢性病可治癒以前胃溃疡和十二指肠溃疡都被视为慢性疾病,只能治疗而无法被治癒,结果马歇尔颠覆了这个“定律”,还为此疾病找到了根治的方法。询及他的成功,会否鼓励更多科学家或医药人员投入慢性疾病研究时,马歇尔不假思索地回答:“是!”他说,这30年来,关节炎、高血压、高胆固醇、糖尿病等慢性疾病,都是人类的一大梦魇,除了个人,也成为国家沉重的医疗负担,但是这些疾病的治疗,似乎赶不上病变的速度。不过,他相信随着医学的进步,加上乳酸菌疫苗的开发,未来20年这些慢性疾病都能被治癒。(图片来源:幽门螺旋桿菌基金会)幽门螺旋桿菌盛行率根据马歇尔所创办的幽门螺旋桿菌基金会(The Helicobacter Foundation)资料,幽门螺旋桿菌感染率与社会的经济能力有关,种族因素反而影响不大。从图看来,发展中国家,如非洲、南美洲、印度、中国等,幽门螺旋桿菌的盛行率特别高,反观澳洲即马歇尔的祖国仅得20%,由此可见该国的幽门螺旋桿菌根治工作做得非常理想。你知道吗?果敢求证胃内有菌马歇尔教授最常把美国历史学家丹尼尔(Daniel Boorstin)这句话挂在嘴边:“知识的最大障碍不是无知,而是对知识的似懂非。”当医学界都认定“胃酸不可能存有细菌”及“消化性溃疡仅仅只是胃酸过多”时,他逆道而行,如果道理这幺简单,消化性溃疡的复发率就不会居高不下,他坚信胃内确有乾坤,以致出现这样的反应。探讨真相的过程中,他受尽医学权威人士的嘲笑,也历经退论文之苦。但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他一举饮下螺旋桿菌培养液,还饱受肉体折腾,但最终得以证实,幽门螺旋桿菌(Helicopba cter Pylori,简称H.Pylori)就是造成胃炎及消化性溃疡的病原体。他的果敢,在医学界掀起惊涛骇浪,并在2005年与研究伙伴罗宾华仁(Robin Warren)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青睐。/良医‧报导:黄秀仪‧2010.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