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社会运动有赚有赔,疗伤止痛不期不待



社会运动有赚有赔,疗伤止痛不期不待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im Fischer

港府一个不小心,本能连消代打「挺」过的学生抗议,在天桥与大楼间燎原,演变成大规模市民运动。从中环到铜锣湾,零星自发的港民与有组织经验的运动者,「串谋」出六、七处聚集点,任凭港警橡胶弹和催泪弹齐发,天瀑雷雨,人潮散了又聚,兼且习近平打算切割梁振英,总算让市民辛苦撑到中共十一国庆的今晨。市民未直接干扰升旗仪式,但场外有一定人数报以嘘声,而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受访时也再次「劝」梁振英回应市民要求。

这一个不小心,就是警方拘留黄之锋,甚且侵入他的住处,带走电脑等私人物品,踩过线,引发港人普遍反感,几乎可说是「雨伞运动」的直接导火线。鹰犬满心邀功,净想帮主子割草清石铺好毯子,结果马屁没拍到,反沾了满手屎。这种心态及其在政治困境中不意开拓的局面,倒是不分港台。《318佔领立法院》和《暴民画报》都从参与者的观点,略微触及这些说小不小的细緻转折。

说来唏嘘,崛起的中国一手军武示威,一手以经逼政;镁光灯前是领导人的漂亮话,檯面下细緻的基层统战也没有停过。局面困穷,偶然爆发的事件则演变得太快,很少书本能供我们的经验靠泊。当我想理解电视机里、讯号彼端的SNG车转播的事件,走进书店却发现作者多半操之过急,欲将複杂的经验兜拢在太高太浮泛的命题底下,缺乏比较「中层」的理解与知识。

「中层」,比方说组织抗争群众的技巧与注意事项,比方如何治疗「运动伤害」,比方记述没写进新闻但其实攸关我们评价的事件(例如佔领立法院时,议场二楼被排除在一楼决策之外,相信这次香港佔中,关于「佔中三子」或「长毛一跪」等关键人物与事件,也有许多未公开情报)。三月台湾佔领立院运动后,出版界纷纷投资此题材,上面提到的两本书,算是其中相对有新意的尝试之二。

之三是《鲁蛇之春》(敬请期待电子书)。这本书着墨于「怎幺把人组织起来」、「参与运动前中后,我可以做什幺」等务实的经验汇报,初次上街头的朋友尤其受用。愿意看两本的读者可以比较一下《革命将至》:这本虽然还不少观点一针见血,但它提出的运动实务建议,在台港中的状况,总让人觉得「ㄎㄟˊ ㄎㄟˊ」的窒碍难行,或许是因为原书主要是在法国的田水里抽长的,越淮而来还是要「ㄑㄧㄠˊ」个一两下。

如果你知道窍门,漫画和诗也是很重要的大补丸。《哀伤浮游》很精準地掌握到七年级面对这时局的心情,它的幽默有时很黑,有时拐了太多个弯,但或许就是这样迂迴幽深,帮我们跟世界之间留下了一点缓冲。不爽的时候可以看,看了会更不爽,屡试不爽!

诗对出版社来说是票房毒药,我们通常也懒得花心思读诗。不期待自己「读得懂」,更让人难过的,或许是我们不期待读懂之后能「获得什幺」。怪熊认为,不妨就把读诗当成点精油吧。比方说这首:

据说会再下三天的雨
屋子里的人们都忙于自己的事
阅读,跳舞,交谈或织补
壁炉前的狗也专心
守护着睡眠
而我
看见每一朵花刚好插在瓶中
竟找不到多余的空容器

我疲倦上楼
迴梯间
有一幅主人画像
他的眼神彷彿暗示我
人生的此刻风雨雷电交加
上楼是一种选择下楼也是

这或许不是《玻璃》里特别好的作品,但当时某个默默去静坐的私大学生,无人攀谈的深夜,难保没有这样想过:「我究竟该做什幺?有什幺是我可以做的?」

香港市民是人手一把伞,台湾人好像比较习惯前面有人带头,后面有人架棚。但还是会有人这样自问吧?谁知道呢。